一培训中心竟称能发本科文凭 办学资质需核实

一培训中心竟称能发本科文凭 办学资质需核实

时间:2020-03-13 00:49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对陈蒙福来说,8月22日真是个糟糕的日子,千里迢迢到北京上学,学没上成,还在校园里被校方几个工作人员打了一顿。

  陈蒙福是浙江温州人,高考本科志愿落空后,他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三类本科,说小陈的分数已经够得上他们学校的录取条件,可以录取他,毕业后颁发国家承认的毕业证书,还给安排工作。

  这所名叫北京华夏管理学院的学校在招生简章中“庄重承诺”:“所有在校学生考试成绩合格者,将颁发国家承认的学历文凭”;“依托世华智业集团和本学院联合培训的数万家企业资源,毕业的学生100%负责安置就业。”

  当陈蒙福为被打一事去北京市教育委员会投诉时,陈蒙福觉得,自己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教委信访处的人说华夏根本没有创办本科教学的资质,是非学历教育机构。”陈蒙福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们是违规招生。”

  “虽然延误了我填专科志愿,但总算没有‘上当受骗’。”陈蒙福说。

    “恶作剧”的本科教育宣传

  9月2日,北京市华夏管理学院内遍插旌旗,随处可见欢迎老生返校、新生入学的条幅。

  就是这天下午,高中毕业的王晓(化名)和母亲在北京西站下车之后,坐了近3个小时的车,来到了录取通知书上的华夏管理学院。

  王晓是河南唐河人,今年高考成绩只有450多分,没有过本科录取线。正在犹豫是否去复读的时候,王晓“惊喜”地收到了北京华夏管理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这个学校最吸引王晓的:一是可以读三本,发国家承认的学历文凭;二是毕业后还安排工作,“一个月1500元到3000元。”

  北京市华夏管理学院党支部书记石连军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否认了学校的招生人员进行了本科教育宣传,“电话里给人家说学校是三本,可能是我们有一些学生搞恶作剧的,或者是搞一些破坏。”

  可是,就在北京华夏管理学院的校园里,一个自称是学校招生人员的小杨还言之凿凿地告诉王晓,这个学历其实是二本,“我今年和搭档招了11个人,9个已经来报到了。”

  在招生章程的介绍中,北京市华夏管理学院“是经北京市教委批准,国家教育部备案,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全日制综合性中外合作高等院校。”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作办学条例实施办法》的规定,中外合作办学机构是非学历教育机构,不得违法颁发学历、学位证书或者其他学业证书,否则将依法进行处罚。

  北京华夏管理学院“发的任何东西都是非学历的,相当于是一个培训性质的,培训完了之后让学生考别的学校的证。”北京市教委外事处的许老师说,学校不能在招生广告上承诺给学生发国家承认的学历。

  “招生简章上的本科字样,本科并不代表什么问题,一般大学四年就是本科,三年就是专科,一般都是这么写的,远程教育和成人高考可以解决本科啊。”石连军说,“国家拿学历的方式有很多,学生自己选择嘛。”

   中央电大:没有合作关系

  很多中外合作办学机构的噱头之一就是,毕业后能拿到中外两个文凭。

  北京华夏管理学院校办公室的李老师表示,学生毕业后可以拿到国内国外两个文凭。国内的学历文凭是网络教育文凭,“跟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合作的”;同时,学生还能拿到新加坡那边的,“新加坡那边的毕业证书在国外,特别是英联邦国家都是承认的。”

  这并没有完全打消王晓母女的顾虑,校园里,母女两人还在纠结中。

  母亲说,“北京好是好,就是这里太偏僻了。”

  北京华夏管理学院位于北京市昌平区崔村镇,走出校园,代步工具就是门口的黑摩的,花上3块钱,摩的穿过广袤的高粱地,过了马路,才能看到公交车站。

  这让王晓的母亲颇有些犹豫,“而且交的钱也比原先说的高。”

  王晓的录取专业是计算机信息管理,学费是一年7800元,住丙类宿舍,2300元一学年,“加上杂七杂八的,一年要1.3万多元。”

  而一位同样是为孩子来咨询的老乡告诉王晓的母亲,中央广播电视大学是按照学分缴纳学费的,本科专业一般5000元左右就能毕业。

  与中央广播电视大学的合作协议,李老师拒绝提供,“这是商业机密。”

  记者在中央广播大学网站上公布的教学点中,并没有找到北京华夏管理学院的名字。招生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之间从未有过“合作关系。”

  “打着电大旗号违规招生的很多。”北京电大招生处的一名工作人员说,“我们查到了一定要取缔的。”

  石联军表示,学校跟电大的合作,“个别专业也有,学生自己报,自己考,我们帮忙组织一下就完了。”

  这与教育部的相关规定背道而驰。

  根据教育部《关于做好2009年现代远程教育试点高校网络高等学历教育招生工作的通知》的规定,开展网络高等学历教育招生,“不得以网络教育名义招收或变相招收各层次、各类型的全日制形式学习的高等学历教育学生,不得组织招收各级各类全日制脱产学习的在校学生(含全日制脱产学习的自考学生)同时兼读或套读网络高等学历教育。”

  校方宣传的新加坡华夏管理学院,许老师证实,“也是一个非学历机构。”

   教育部:不得招收新生

  9月2日,当记者在校园里跟王晓妈妈要联系方式时,埋头看报纸的工作人员非常警觉地抬起了头。

  陈蒙福回忆说,对方以为他是“来抢生源的”,所以挨了一顿打。

  一位进行招生工作的学生告诉记者,今年学校是第一次在全国范围内招生,“全国各地都设有招生点。”

  然而,真相远比现实更残酷。

  北京市华夏管理学院并没有通过2009年教育部的复核,属于“暂不予通过复核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

  教育部的处理意见是,“请北京市教育委员会指导有关机构和举办项目的中方合作办学者在1年内进行调整,期间不得招收新生。”

  北京市教委外事处的许老师告诉记者,限期整改的原因是,它“没有按照条例的要求引进国外的优质资源,设置一些国外的课程。它目前办的还是我们国内自己的课程,离中外合作办学的性质差的比较远。”

  但是,石连军告诉记者,今年,北京市华夏管理学院已经招收了1000多名学生。

  而且,招生工作仍在继续。

  “教育部的复核通知,我们是4月份发到学校的。学校可能是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已经在进行招生宣传了,或者是已经签了招生协议了。”

  “学校正在申请转为民办学校。”许老师说,现在是在一个交替期,是比较乱,但我们在尽快推进它转制。 (本报记者 李丽 实习生 缪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