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官远程教育,学历培养的新模式来了

士官远程教育,学历培养的新模式来了

时间:2020-03-13 00:49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图片:王飞

关于士官,有两件事印象很深。

第一件事。今年1月19日,退役军人事务部首次慰问部队,部领导与一位四级军士长交流,问他是否还想继续留队。军士长回答:“想啊,不过 我是高中学历,按规定无法继续选套。 ”

第二件事。最近有一名刚退伍的士官在后台留言,说自己跟同龄人相比,工作经验不足,服役期间又没有学军地通用的技能,对就业有些发愁。

这两件事说的是同一个诉求——士官在部队的自我提升。

我们偶尔会吐槽在部队时间久了“荒废”了, 指的不是军事素养或个人价值的“荒废”,而是 重返社会能力的“荒废”。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非全日制军事硕士培养模式改革试点的新闻传出,很多战友急切地询问: 士官的学历培养模式呢?

10月24日,靴子落地。

官媒发布消息: 军队士官远程教育实施办法出台。

士官学历教育的痛点

目前,士官学历教育的方式有三种: 自考、士官学校、远程教育。

自考专业较为有限,文凭认可度低,考试时间又缺乏弹性,对于很多时间紧任务重的士官来说,缺乏吸引力。

士官学校的学历教育, 需要离开本职岗位两至三年以上 ,“一训定终身”的方式目标是培养未来的中、高级士官,学员毕业后第一任职与目标任职之间时间间隔过长,影响了士官接受这类教育培训的积极性。

我军的士官远程教育开展至少19年了,当时的总参谋部联合国家教育部办了“ 八一工程 ”,依托国家开放大学(原中央电大)成立“八一学院”,开启了军民融合式培育士官人才之路。

但这些年来, 远程教育一直缺乏深度嵌入士官培养体系的形式和支撑。

比如说政策上,缺少法规制度的硬性约束,士官想学也不一定有时间有机会。

比如说硬件上,边防部队等驻地偏远或机动性大的单位,学习条件难以齐备。

比如说软件上,除了“八一学院”,更多地方的一流院校资源未能引入,给士官的选择有限。

学历教育的不足限制了士官的“升级”通道, 一是不利于他们长期留队; 二是无法适应部队发展对人员素质的需求;三是对他们退役后的再就业造成不利影响。

硬核的军事职业教育

士官远程教育作为军事职业教育的一部分,高层布局已久。

2017年9月,中央军委印发了 《军事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 ,标志着我军军事职业教育改革正式启动,全军24个不同类型单位开展相关试点。

2017年10月底,军事职业教育互联网服务平台上线。该平台由国防科技大学会同清华大学研制,面向全军官兵提供一站式 非涉密课程 资源学习。

2019年5月,经中央军委批准,中央军委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推进军事职业教育的若干意见》,旗帜鲜明地提出—— 把军事职业教育作为党委工程和人才工程。

军事职业教育节点规划

军事职业教育主要类型

高层推动士官教育改革的决心,毋庸置疑。

此次发布的“实施办法”,共15章58条,相关内容很硬核:

实施办法重点从5方面对军队士官远程教育进行全方位、全流程、全要素规范。

一是规范组织领导。 建立军委训练管理部职业教育局与国家开放大学、大单位军事职业教育管理部门与国家开放大学所属学院、教学站、教学点四级体系,并对各级工作任务予以明确。

二是规范专业设置。 明确专业培养目标、专业开设、专业审批等程序办法。

三是规范教学管理。 重点从招生管理、教学组织、资源建设、教员配置、考试考核、学籍管理、质量监控、毕业考核等方面明确相应标准要求。

四是规范学习奖励表彰。 明确奖学金评选、优秀毕业生评选、毕业学费补助、优秀单位评选等标准要求。

五是规范教学保障。 明确学费缴纳、经费使用、课时补助等相关事项。

那么, 士官能在这套全新的培养模式中收获什么? 有军内专家归纳了4点:

一是建立任职资格动力机制,把军事职业教育学习成果, 纳入士官选套任职资格体系;

二是建立入学资格动力机制,把军事职业教育学习成果,纳入军队人员接受院校教育培训的送学条件;

三是建立经济补助动力机制,对自费参加学历学位继续教育并获得学历学位的士官 给予学费补助;

四是建立学历学位动力机制,探索设立微学位、在线专业学位,实现学历学位继续教育 与国家学历学位教育体系接轨。

此外,还将 把组织开展军事职业教育情况纳入各级教育训练工作考评体系,作为单位评优评先的重要依据。

可期的未来

士官的成长标准,不止是满足岗位的需求,也要有服务个体生涯发展的需求。

让每一名士官都在部队成才,这种“才”不仅是面向战场的,也可以是面向社会的。

最终这会形成良性循环,让更多的年轻人愿意当兵,也让更多走出军营的士兵,能更好地为社会做贡献。

对于士官远程教育,你有什么看法或者建议,一起来说说吧。

图片作者:孙浩、杨高峰、姚一愿等

图片来自中国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