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老大哥”

远去的“老大哥”

时间:2020-03-13 00:4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标题:【战“疫”群英谱】远去的“老大哥”

阅读提示

在人们的印象里,韦长春就是那个走楼入户的熟悉而又坚毅的背影。面对居民不理解、不配合等“家门口”的矛盾,他把纠纷调解、投诉回复、来电处理等繁杂事务统统揽过来,他说,“组织上派我来,不是专门来听好话的,是来答疑解惑帮忙的。”韦长春不幸去世后,杭州市江干区委追授他“江干区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2月18日零时许,杭州市江干区信访局工会主席、四级调研员韦长春,突发心梗,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享年57岁。

2020年春节,一场抗“疫”战争打响。韦长春接到组织命令后,立刻投身于这场战争之中,他奔走在战“疫”一线,也最终倒在这里。2月19日,江干区委追授韦长春“江干区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我是来答疑解惑的”

谈及韦长春,丁兰街道赵家苑社区党总支委员胡志深印象里就是一支笔、一个本,还有那个走楼入户的熟悉而又坚毅的背影。1月28日以来,赵家苑社区防疫日记中的文字记录下了这位基层干部的忙碌。

韦长春在协助社区做好居家观察管控、岗亭巡查、证件检查、体温监测和心理疏导等工作之外,面对居民不理解、不配合等“家门口”的矛盾,他把纠纷调解、投诉回复、来电处理等繁杂事务统统揽过来。

他已年近60岁,大家都劝韦长春别太辛苦,但他不听。每次的“周三访谈”,他总是早早地来到社区。摊开民情笔记,里面密密麻麻都是他的走访记录,居民提的问题他都详尽记录,还总是把工作带回家里去做。

在2月13日杭州市新增3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丁兰街道有1例,2月14日杭州新增确诊中丁兰街道又占了2例。

面对这种情况,韦长春利用自己的专业优势,耐心细致地向居户讲解防疫政策,为居民疏导心理并向社区提供许多治理方面的意见建议。他说,“组织上派我来,不是专门来听好话的,是来答疑解惑帮忙的。”

从抗疫开始到他去世前,韦长春共牵头解决和答复了丁兰街道580件关于新冠肺炎的信访件。“韦师傅是做群众工作的一把好手。”赵家苑社区党总支书记周栋梁感慨地说,“他这个‘专家门诊’,老百姓很相信。”

“他就像我们的老大哥”

2018年,韦长春被评为年度江干区新时代担当有为好干部。作为信访局工会主席,他在服务职工时有一种舍我其谁的责任感。

韦长春能够清楚解读工会工作的政策和相关法律法规,并将其运用到日常信访工作和对职工的服务中去。他在工作中把握好“度”和“时”,组织开展本局职工疗休养活动,举办各类职工文体活动,丰富职工精神文化生活,保障职工福利待遇,让职工感受到“娘家人”的温暖。

平时,韦长春一直奔走在信访工作的最前线。说起这位老同事,江干区信访局副局长张静告诉记者,“老韦这个人很实在,跟他交流起来很简单,从来不跟组织谈条件、讲要求,他讲得最多的就是‘是的’‘我来’‘拿下了’,就像我们的老大哥一样。”

面对职工群众来电来信的大量信息,韦长春一一亲自处理,直至深夜;物资紧缺的关键时刻,他四处奔波、多方联系;在丁兰街道疫情管控压力最大的时候,他挺身而出、挑起重任……

“跟老韦在一起,我们感觉特别踏实,他经验丰富,在突发状况面前能够临危不乱,处理事情很有章法。”江干区驻京信访工作组的卢杰回忆道。

“我知道爸爸不会怪我”

面对疫情,在这个家庭里逆行而上、勇敢作战的并不止韦长春一人,还有他的儿子韦玮。

韦玮是江干区采荷街道常青苑社区居委会副主任,疫情来袭,他匆匆告别临产的妻子,义无反顾地投入到疫情防控中。后来,社区党委书记得知韦玮妻子在医院且情况有些不稳定后,给他发了“强制休息令”,要求其回家探望。

妻子住院那4天,韦玮便白天在社区执勤,晚上回医院陪夜。这段时间,韦长春和韦玮父子俩分别坚守在各自岗位上,几乎没打过照面。父亲去世的那晚,韦玮正好是夜班,坚守在社区防疫岗位上,没来得及见上父亲最后一面。

“我爸总跟我说,关键时刻要处理好家庭和事业,要让自己所管辖的片区没有疫情危险。为了管好社区这个‘大家’,我知道爸爸不会怪我。”

作为儿子,韦玮一直拿父亲当作榜样。韦玮这么回忆父亲,他说:“我出身军人家庭,父亲一直以军人的作风教育我、感染我、引领我。”当初,韦玮报考社工,也深受父亲影响,“他说基层既能锻炼人,又能服务群众,是好事。”

(责编:王珂园、闫妍) 相关专题